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望月存雅

首页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图灵密码 倒春寒[重生] 你好,King先生 深渊女神 小富即安[重生]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我的房分你一半 神家里的老小孩 余生有你,甜又暖 山海高中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望月存雅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全文阅读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txt下载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第1161章 墨川番外(整)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墨川番外——

黑漆漆的夜,车子正朝着墨家的方向行驶着。

车内静悄悄的。

身着一身酒红色衬衫的男人,正慵懒的靠在车内,盯着身边那个正一脸气鼓鼓,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的女人。

“不说话,是生气了?”

“……”车内静悄悄的,女人并未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男人皱起了眉……

当年她因冲喜嫁给他,到如今已经有五年的时间了。

一向温婉听话,在他身边扮演着一个合格妻子的她,这是第一次与他置气。

原因……

是因为几个小时之前,她因墨夫人的身份被他的仇人绑架,他前去营救,对方将匕首抵在她的脖子上,逼他就范。

他明白对方的手段,也知道即便他就范对方也不会放过她。

出于理智的考量,他做了一些冒险的选择,谎称让对方杀了她,才从对方怀疑思考的间隙趁机将她救了下来。

可自从他将她救下后,她便一直是这幅表情,将她当做空气一般。

他竟有些不习惯被她如此的冷落忽视。

这时,车子已经进入墨家,在宅子前停了下来。

“墨总,夫人,到了。”

司机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见司机的声音,一路上都没有理会墨川的温夏却忽然推开了车门,下了车,一路朝着宅子里面走了进去。

墨川坐在车内,从车窗看向女人不将他放在眼里的身影,心情不禁有些许的不快。

五年里,她从不敢这样对他。

片刻后,他才跟着推开了门,朝着宅子里面走去。

一路回到了卧室,墨川才在沙发上坐下,抬手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

方才事情结束后,季风简单的帮他包扎了一下,现在伤口又在往外溢血了。

咳……他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这时,房门忽然被敲响。

“墨总。”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进来。”墨川扫了一眼房门的方向。

房门被推开,一名佣人拿着药箱走了进来。

“我是来帮您包扎的。”

“怎么是你?”墨川转头看了一眼佣人,妖冶的脸上透出几分疑惑之色。

平日他若受了小伤,或者旧疾复发,送药包扎一向都是由温夏来的。

这五年多,他倒也已经习惯了她在身旁伺候。

“夫人说她有事走不开。”佣人小声的道。

听佣人这么说,墨川不禁皱了皱眉。

“她有什么事?”

这五年里,除了她娘家的一些琐事,她便一直在围着他转,能有什么事忙?

“这……”佣人面露难色。

“说。”墨川命令道。

佣人无奈,这边只好如实的回答。

“夫人说,要跟您离婚。”

佣人的话音落下,卧室内安静了下来。

墨川的脸色变了变。

离婚?

那个一向对他唯命是从,这五年里连抱怨都没有过一句的女人,要与他离婚?

未等他再开口询问些什么,房门忽然被再次敲响了。

“是我。”门外,传来了温夏的声音。

“进来。”墨川收起脸上的诧异,在沙发上坐好。

房门被推开,温夏拿着一纸协议走了进来,直接来到了沙发旁。

见她进来,靠坐在沙发上的墨川扫了一眼佣人手上的医药箱,而后一如往常一般,对她嘱咐道。

“你来的正好,包扎。”

然而他的话说完,女人却没有像往常那样乖乖的听话。

“这个给你。”她直接将一致协议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墨川低头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标题,而后皱起了眉。

“你当真要跟我离婚?”

“是!”温夏抬着头,一脸认真的说道,脸上分明还带着几分的愤怒。

她的话音落下,墨川却是沉默了半响,而后不解的问她。

“我亏待你了?”

这五年里,他除了未曾给过她爱之外,其他的都并未亏待过她。

他本以为,她是满足于墨夫人这个身份给她带来的一切的。

却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提出离婚……

还是说,她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气到要与他离婚如此严重?

他的话说完,温夏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苦笑。

“墨川,你以为我这几年是为了墨家给我的那些好处才留下的吗?”

“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我要离婚,你当初答应过我的。”

她嫁他时,他便应允,只要她想离婚,随时可以结束婚姻。

她原本也以为这场婚姻是一场简单的交易,她为他冲喜,他帮助温家。

可是……她却没有防住在这五年里,偷偷的将自己的心给丢了。

她喜欢这个男人,其实一点也不意外。

他长得很美,也很优秀,纵然有时脾气不好,但对于乡下长大的她而言,他已经是世上绝无仅有的好男人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她本以,默默付出,总会得到他的回应。

可今天的事情令他彻底的绝望了。

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他的心里面,只有那个远在C国N市,嫁给了其他男人的女人。

她的等待,永远都不会有所回应。

既然如此,不如爽快些。

她在他身边伺候了他这么些年,也够了!

既然这个狗男人不把她的命当一回事,她也不必再顾忌什么情面了!

早在他无情的让绑匪随便杀她的时候,她就决定不再对他抱有任何的想法了!

见她如此坚定,墨川的目光顿了顿,却有些诧异。

“你想清楚了?这婚离了,你便不能后悔了!”

“对,我想的很清楚,墨川!老娘一秒钟都不要再伺候你了!”温夏站在他的面前,叉着腰不爽的说道。

“……”他怔了怔,目光错愕的看着眼前彪悍的女人。

似乎与平日里在他身边那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有些不同。

“快点签字,我等着离开!”见他迟迟不签字,温夏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这么急?”墨川面露惊讶。

“对!我早就已经忍受够了,一分钟都不想再忍受你了!”温夏看着他,毫不犹豫的说道。

听着她这般无情的话语,墨川的脸色微微一片。

除了小薰儿以外,他何时被女人如此羞辱过!

片刻后,他的眸中划过一抹怒意。

“好!”他答应下来,随手接过她手上的笔,快速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大名。

“手续我会让季风人尽快去办。”

他放下笔,看向她。

“现在你自由了。”

“但是,你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温夏低头,看了一眼他的签字,而后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谢谢。”

“再见!”

她转过身,决绝的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房门被用力关上,坐在沙发上的墨川皱起了眉,又低眸看向了面前的离婚协议书。

他才知道,原来五年里一直在他身边温婉贤惠的女人,原来是如此的厌着他。

与其他人一样。

表面符合着他,内心不是怕他,便是厌他。

他早已习惯。

只是……为何此时他的心绪,却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卧室内顿时安静无比,佣人抱着药箱站在一旁,看着他手臂上的伤不停的下落,却一言不发。

外面的大雨还在下着。

温夏离开之后没多久,易风便来了。

他看了一眼墨川手上的伤,从佣人手上接过了药箱,为他包扎。

待到伤口包扎好,易风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雨,而后提醒着道。

“墨总,夫人她走了。”

“冒着雨走的,只带了一把伞,和一只背包。”

闻言,墨川的脸色变了变,转头看向窗外的大雨和黑漆漆的天空。

片刻后,他才收回视线,淡淡的道了一句。

“算了,不用理她。”

“我去给您熬药。”易风点了点头,拿着药箱起身,领着佣人一起离开了。

墨川靠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外面的雨声,心情却忽然有些烦躁。

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她被他的仇家绑架,用匕首抵在脖子上的场景。

妖冶的脸上忽然划过了一抹不安之色。

下一秒,他忽然从沙发上起身,大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

大雨下的正大,一辆车子自雨中开出去。

一段路程后,墨川在墨家附近的公交站,发现了她的身影。

大雨下的正大,她握着一把雨伞挡在身前,整个人卷缩在公交站的一角,在等待着车子的到来。

一头长发都已经被雨水打湿,正在不停的滴着水。

墨川将车子停在了离公交站不远处的地方,落下车窗,望着那个弱小的身影出神。

妖冶的脸上表情沉下。

她负气要与他离婚,就是为了来受这种苦的?

一时之间,他的心中浮起一抹莫名的怒意。

雨还在继续下着,大概是受到天气的影响,路上没有一辆空出租车经过。

就连公交车也没有上班。

墨川在车内静坐了许久,扶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紧了紧。

按照他对她的了解,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会转身回墨家。

他在车内等待了许久,公交站内的身影终于有了反应,她拿起了雨伞,背着双肩包转身离开了车站。

却没有朝着墨家的方向走去,反而去了相反的方向。

墨川的目光一变,看着她冒着雨费力前行的身影,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

她就那么的厌他,厌到情愿一个人这样离开?

他转动方向盘,下意识的想要追过去,但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那个身影越走越远,他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

下一秒,他抬起手,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而后吩咐道。

“派一辆出租车过来。”

……

温夏离开有一阵了,自从那日从雨中开车回来后,墨川便绝对不提温夏的事。

尽管经常在让佣人为他倒酒的时候,还是会叫错名字。

“温夏,倒酒。”这日,他一如往常的抬起酒杯,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墨总,夫人已经走了有一阵了。”佣人一愣,小声的提醒道。

墨川才反应过来自己原来叫错了名字。

他皱眉,忽然没了兴致,干脆放下了酒杯。

已经一个月了。

这时,陆远崇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把人家气走了,后悔了吧?”

听见声音,墨川转头,便见陆远崇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皱了下眉。

“有何后悔的?”

“这酒不喝也好,戒了更健康。”陆远崇在他身边坐下,抬手将他面前的酒杯拿了过去。

墨川看了看了他一眼,有些厌烦。

“你怎么又来了?”

这家伙当年非得跑回R国,还拖家带口将女保镖苏贝也带了回来,这些年倒就赖在这里了。

“大嫂不在,怕你一个人寂寞,陪陪你。”陆远崇笑了笑。

“你若想找揍,我可以奉陪。”墨川冷笑一声,又将那只酒杯拿了过来,自己倒了一杯酒。

“唉,你这无情的样子,怪不得连大嫂都不喜欢你了。”陆远崇叹了一口气,故意的道。

他的话音落下,墨川脸上的表情变了变,像是被惊到了一半,露出错愕之色。

“她……喜欢我?”

话音,他脸上便又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

那个无情的女人,比小薰儿更加绝情……连夜冒着风雨都要离开,怎么可能会喜欢他。

“你该不会真不知道吧。”陆远崇却是惊讶的看向他。

“……”墨川沉默不语。

“你说说,就你这样,当初怎么可能争得过沈寒之!”陆远崇又摇了摇头,“有哪个正常女人能受得了被你冷落五年,一直当成佣人伺候你,就这样你还不知道她喜欢你?”

“算了,反正你马上就是前夫了,大嫂是个不错的女人,估计很快你便会收到请柬了。”陆远崇叹息着说道。

他的话说完,墨川变了脸色,皱眉看着他。

“请柬?”

什么请柬?

“你还不知道?”陆远崇惊讶的问。

墨川一眼看透他的心思,便不耐烦的道。

“有话直说!”

陆远崇笑了笑,也没有直说,而是给了他一张写着一个地址的卡片。

“这个地方,你今天自己去看吧。”

“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我得回去陪我媳妇去了。”他将卡片放下,便从椅子上起了身,朝着外面走去。

餐厅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墨川低头,看向卡片上的那行地址。

那是一家餐厅的地址。

……

晚上,秋天的天气有些许的凉意。

墨川开着车,在餐厅门口的不远的树下停了下来。

一眼,便看见餐厅靠窗的座位上,有一男一女正在聊着天。

男人一脸斯文,文质彬彬的气质。

而女人一脸高兴的笑容,听着男人在说着些什么。

她脸上的笑容,是他从未在她脸上看见过的。

一个月不见,她瘦了一些,烫了卷发,衣服风格也跟以前不同了。

墨川坐在车内,看着咖啡厅内男女聊的畅快,心口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般,开始疼的难受。

这种感觉,他以前竟然从来都未曾发觉过。

甚至……比当初看见小薰儿在沈寒之怀里那般幸福的样子,还要痛苦几倍。

这一刻他才明白,她忽然决心离开他,也许并不是因为讨厌他,而是因为……她找到了他的幸福。

从他嫁给她的那天,他便是这么打算的。

他不会爱她,若她找到了幸福,可以随时离开他。

可如今真到了这一天,他的心口怎么会如此的难受。

墨川在车内坐了一个晚上,也看着餐厅里的男女聊了一个晚上。

直到晚上十点钟,二人才从餐厅里出来。

大约是喝了几杯酒,她的脸颊忽然变得红彤彤的。

她穿了短裙和粉色的小外套,脚下的高跟鞋似乎有些踩不稳。

见她没站稳,一旁文质彬彬的男士伸手扶住了她,带着她离开了餐厅。

墨川坐在车内,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看着二人从他的身边走过。

后视镜内,他看着男人扶着她去了离餐厅最近的一家酒店。

那张妖冶的脸上,脸色忽然白了下来!

……

酒店的房间里。

男人扶着温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又为她倒了一杯水。

温夏伸手接过水杯,“谢谢。”

“你这些天就一直住在这里?”男人看了一眼酒店里,问她。

“嗯。”温夏轻轻点了点头。

家里得知她放弃了墨家夫人的身份很生气,不让她回去。

她只能暂时将酒店当成家住下。

不过还好,她这些年在墨川身边也学到了不少,也找了个不错的工作,已经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了。

见她如此安静,男人脸上露出了几分的愧疚,在她的身边慢慢坐了下来。

“对不起,让你这些年过的这么辛苦。”

“这跟你没有关系。”温夏看向对方,摇了摇头。

对方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在嫁给墨川以前,温夏一直以为,自己长大后的归宿会是跟他结婚。

但是那年他出国留了学,而墨川正好重病,她被墨家挑选成为了冲喜的新娘。

男人望着她,眼底却满是悔意。

“当初如果我没有离开的话,他们就不会逼你嫁给那个男人。”

“现在我回来了,温夏,跟我结婚吧,我会弥补你的一切,可以吗?”

男人说着,便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温夏有些许的错愕,倒没想到对方特意回国会是为了她。

见她不言语,男人便试探性的低下了头,温夏一惊,抗拒的缩了缩身子。

……

——碰!

……

一声巨响,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温夏愣在沙发上,错愕的转头看了过去。

便看见几名熟悉的身影……

是墨家的保镖。

她一愣,还正诧异发生了什么之时,墨川的身影忽然出现。

那张妖冶的脸上,此时表情却有些可怖。

“你们是什么人?”温夏身边的男人面露惊恐之色,下意识将她挡在了身后。

温夏满脸错愕,还未反应过来什么之时,男人已经大步的走了过来,双眸通红的扫了一眼她身边的男人,抬手便将他提了起来,狠狠的朝着他脸上砸了一拳!

男人被打的连连后退,正要还手之时,保镖走了过来,轻易的将他制住了。

“你们要做什么?”

墨川沉默不语,只是低眸看向愣在沙发上的女人,脸色变了变。

她竟然和别的男人来酒店!

“你怎么来了……”温夏错愕的看向他。

墨川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面带愤怒的俯下了身,弯腰将她整个人扛了起来,扛在了肩上。

“你要干嘛……”温夏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他背上的衣料。

墨川扛着她大步转身。

……

墨家。

车子刚刚停稳,墨川便推开车门下了车,而后弯腰将车内的女人抱了出来,单手又扛在了肩上。

“你到底要干嘛!”

“你是不是疯了!”温夏在他的肩上不安的喊着,可他却没有言语,一路扛着他回到了他的卧室,才将她丢在了床上。

他目光有些愤怒的看着她。

“我们还没有离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找别的男人?”

她在他身边时那么的温婉贤惠,怎么一离开他,便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竟会跟男人去酒店!

闻言,温夏怔了怔,虽然被冤枉却并未开口解释,而是不满的看向他。

“你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我要找什么人这是我的自由。”

她不喜欢他再次插手她的生活。

她已经下了很大的决心离开他了。

听她这么说,墨川的脸色变了变,直接转身到床头柜里,拿出了那两份协议书,当着她的面,直接一分为二!

看着被撕碎的协议书,温夏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忽然俯身而下,双手撑在了她的身侧,低头看着她。

温夏愣住,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不解的看着他。

今天的他,好奇怪……

一个月不见,他似乎变了不少,比这五年里变得多要多。

墨川盯着她看了片刻,才慎重的对她说道。

“我反悔了!”

即便他不想承认,但在她冒着雨离开的那天晚上,他就已经反悔了!

他不敢相信,

“我们原来说好的,你怎么能反悔。”她脸色一变,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我不在乎。”墨川紧紧的看着她,不在乎的说道。

他只知道,在看见那个男人带她进酒店的那一刻,他便疯了!

他无法忍受这些!

当初小薰儿跟沈寒之在他面前卿卿我我之时,他都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他很愤怒,很愤怒!

愤怒的想要杀了那个男人!

他的声音落下,温夏却是顿住了,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看着他。

紧跟着,一股委屈的情绪忽然涌了上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放过我。”她说着,双眼忽然红了几分。

“我都已经愿意放弃你了,你知道你这样有多残忍吗?”她看着他,埋怨的说道。

墨川沉默不语,看着她通红的双眼,他的心中却又泛起了一阵疼意。

这些年她在他的身边不哭不闹,除了那日她被人用匕首架在脖子上以外,他从未感到如此心疼过……

他沉默片刻,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他方才扛她的姿势,导致她身上的短款上衣上移,短裙腰间也下移了不少,露出了她小腹上的那块疤。

那块疤他清楚的记得,是在两年前的一次仇家暗杀他时,她为他挡了一刀留下的。

在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世上除了季风外,竟还有人愿意为他付出生命。

手术时,她没哭也没闹,只是在听见医生说她以后都无法要孩子之时,她才红了双眼。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这几年她虽然静静的陪在他的身边,但每一次的记忆他都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闪了闪,而后缓缓的伸出了手。

手掌覆在了她小腹上的拿快疤上,男人那张妖冶的脸上,忽然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不要放弃我!”他抬眸看向她,声音有些嘶哑。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太多人放弃他了。

他不想再被她放弃。

纵使他知道,他并不值得被爱。

他的声音落下,温夏却是怔住了,抬起发红的眼睛,错愕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看着她那般惊讶的样子,墨川沉默不语,而是将她小腹上的手掌收了回来,而后握住了她的手,抚向自己胸口的位置。

“这里,都是你的身影。”他看着她,动情的说道。

温夏愣住,掌心都是他的心跳声,这一刻,她的心跳也猛地跳动了起来。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将手收了回来。

“那……那你那天为什么让他们杀了我。”

那天他狠心绝情的样子,彻底让她的心碎了。

她以为,他根本不在乎他。

“只有这种方法,能让我们都活命。”墨川看着她,解释道。

听他这么说,温夏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什么。

当时她太过于生气绝望了,绝望到都不敢奢望他是会是为了救她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愣愣的看着他,心里又惊又喜,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还离婚吗?”男人妖冶的脸上满是在意。

“暂时不离了。”她想了想,然后回答道。

“暂时?”墨川皱眉。

只是暂时不离?

“罢了。”他叹了口气,不再纠结这个,便又认真的问她。

“跟我身边会很危险,你会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不以为然。

“有什么好害怕的。”

就算是被坏人用匕首抵着脖子,她也没有害怕。

因为她更在意的是他绝情的说让那些坏家伙杀了她。

她当时手上如果有个什么工具,或许都能靠着愤怒自救成功了。

听她说不怕,男人紧绷了许久的脸色,才终于有了一丝好转。

他盯着她看了片刻,目光流转,忍不住缓缓的低下了头。

温夏轻轻的闭上了双眼。

双唇触碰的那一刻,一阵巨疼,忽然在他的心口泛开了。

“咳……”他忽然咳嗽了一声,蓦地从她身上起身,靠在了一旁。

见状,温夏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忙的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

“怎么了,是不是旧疾又复发了?”

“不是病。”墨川看了她一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否认。

墨阳那个家伙回来帮他治了几年,他的旧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是怎么回事?”温夏不解的问。

“是毒。”墨川的脸色变了变,表情有些许尴尬。

他身中这种毒这么多年,今天还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体会到毒发的感受。

当初在面对小薰儿的时候,他竟也一次都没有毒发过,当时他还曾怀疑自己的毒是不是已经消退了。

后来小薰儿跟沈寒之结婚,他便让快要研制成功的解药程序停了下来,因为他觉得那解药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

可却没想到……今天却她刺激的毒发了。

这么想来,似乎在这五年里,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感受,但没有此刻这么严重,每次都是她在身边时才会有。

但他只将它当成是自己的旧疾来看待,加上平日他跟温夏一直是分房睡的,所以从未如此透彻的体会到这种毒发的感觉。

直到刚才他清楚自己弄了念头,才明白这种疼,原来是毒发。

这毒发起来的感觉,心脏就犹如被针扎一般。

一听他说是毒,温夏的脸色更是紧张的不行。

“我去叫墨阳来!”她忙的从床上起身,要去打电话,却被墨川伸手握住了手腕,拉了回来。

“没事,这毒死不了人。”

“可是你看起来很痛苦。”温夏却急的双眼通红,他脸色都难看成这样了,怎么还说没事。

“你离我远点,我的痛苦自然会消失。”墨川尽力不去看她,努力让心绪平静下来。

听他这么一说,温夏面露出不解之色,但还是乖乖照做,下了床,与他保持了几米远的距离。

她一离开,墨川的脸色便渐渐好转,身上的疼意便也慢慢消失了。

见他慢慢平静,温夏这才敢继续靠近,可是又不解的看着他。

“这到底是什么毒?”

这毒好奇怪,难道靠近她就会毒发?

怎么会有这样的毒。

“咳……”男人妖冶脸上的表情有些许的尴尬。

见他不说,温夏脸上的表情更加担心了。

“可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就不能靠近你了?”

好像有点奇怪。

听她这么说,墨川皱起了眉,而后有些心急的道。

“这毒我会马上解决掉!”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如此痛快的将体内的毒给清除完!

以前他倒没觉得这毒有多痛苦,可今天来这么一出之后,他是一秒钟也不想忍下去了!

于是乎,第二天一早,墨家的实验室便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运营。

三个月后解药终于研制成功……

往后漫长的婚姻岁月里,墨川大概是满意的。

除了妻子一不高兴便会说‘老娘不干了’然后离家出走,每次都要让他差点要翻遍R国之外,他基本觉得他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一定比沈寒之那个妻管严要幸福的多!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人人读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人人读小说网!

喜欢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请大家收藏:(m.rrdxs.com)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人人读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深海流窜日记[异世] 摇欢 盘龙之生死玉兰 穿书之舌灿莲花 炎之梦 我和妲己抢男人 跨界演员 成为新世界的神 美食小饭店 盘龙 仙界走私大鳄 从我是特种兵配角开始 我是四代火影 易鼎 你不喜欢我这样的? 凤凰台 未来之师厨 这是一个游戏 我有一座无敌城 清穿温宪的团宠生涯
经典收藏 重生之小师妹快到碗里来 [竞技]力争上游 全世界最甜的你 寒鸦 囚爱成瘾,抢来的新娘 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时光和你都很美 敢不敢说爱我 若你尚在 娱乐圈头条 浮世荣华 我找到你了 夜色边缘 魔王 最勇敢的幸福 那些年,我们遇见的渣渣 网红的直播生活 一见到你呀 [综合]攻略之神 总裁酷帅狂霸拽
最近更新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娶了我写的反派后 钻石婚约之陵爷超级甜 失业后我回去继承亿万家产 我行让我上[电竞] 盛世独宠之大叔你别撩 婚宠如蜜 撑腰 团宠小可爱成了满级大佬 穿成男主早死的未婚妻 你别欺负我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男神投喂指南 老公是高岭之花 作精女配觉醒了[快穿]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 与大佬闪婚以后 老公每天不一样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上等婚姻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 望月存雅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txt下载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最新章节 - 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